1. <outpu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output>
    <t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tt>
  2. <meter id="e27d2"></meter><meter id="e27d2"></meter>

  3. monitor

    《Vista看天下》——發行60萬冊的年輕雜志

    主持人:谷力

    2010-10-18 龍源期刊網

    主編訪談——《看天下vista》副主編張悅


      背景資料

      張悅,上海人,蘭州大學哲學系畢業,《Vista看天下》雜志社副主編。曾任《瞭望東方周刊》、《南方周末》記者,以寫頭版、常拖稿著稱。(《南方周末》三大等不起,郭光東的評論、李海鵬的特稿,張悅的頭版)功貌兼備,圈內傳言擁有一眾新聞粉絲。見面時,比照片略瘦,趿一雙涼拖,不那么像個副主編。

      約定采訪的電話里,張悅知道空檔在周末時,有些不好意思,“現在只記得出刊日期,按旬過(《看天下》為10天1刊),不怎么按周過了!甭曇綦S和甚至羞澀,但你隨便搜一下資料,便會發現,他不單長期失眠、寫稿焦慮,還數度想砸一砸電腦。離開《南方周末》時,他說總拖流程,怕拖累報社,但他寫過很多頭版,有些至今還是會被提起。見面的那個下午,他看到我的自行車有些驚訝,替我算了算距離,然后小聲說到:“我也剛騎了1個小時”,這或許可以算做一個調子,也許不夠精彩,但不能說不實在。你準備好了嗎?

      從《南方周末》到《看天下vista》(以下簡稱《看天下》)

      和很多離開《南方周末》的人一樣,兩個小時的時間里,張悅沒有掩飾對這家報紙的感情!啊赌戏街苣肥怯泻枚嗝,但聽別人說起來,還是會不舒服!边@多少容易讓人想起那個搖滾歌手,他說Beatles是狗屎,但只許他說,別人沒有資格。關于記者的回憶,張悅最常提到的是新聞報道的易碎性,他也不否認,對于這種命運的挽救和改變,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皩懜逭娴氖且患芡纯嗟氖虑,你想挽救或者改變,新聞成為一種易碎品的命運,但可能這不是由你來控制的,它和你寫小說畫畫不一樣,人們能指出來的新聞太可遇不可求了!贝送怅P于截稿的壓力,可以補充一點的是,在《南方周末》,張悅一般會在周三的七點交稿,比別的記者平均要晚1-2天,而如果他沒有錯過,在周四的早上,你便能看到他在不到十小時前剛剛敲下的頭版。

      “在《南方周末》寫稿太痛苦了,尤其像我們這批記者,都有著非常不好的習慣,比如說寫稿拖延癥,即便選題準備時間的再長,你也會拖到截稿那天再寫,比如說熬夜寫稿,還有《南方周末》的一些女記者也和我一樣,抽煙抽的很兇,總之它到記者生涯的后期,完全是截稿的壓力推動你寫稿,否則你永遠不會打完最后一個字。一直到現在,比如這期《看天下》的封面也是我寫的,即便現在當上了一個副主編,也是到最后一刻,我才能把稿子交出來!倍劦嚼洗顧n李紅平時,張悅也不忘調侃一下《南方周末》的標準套間!霸凇赌戏街苣房赡芎脦讉月,每期我都要寫,因為那個時候新聞總監李紅平,也是今年初剛來到《看天下》做發行人,《南方周末》的老搭檔了,他可能用你用的順的時,就老用你,于是你就一直在出差,一年至少有300天以上都在賓館里,而且以《南方周末》的出差標準,能夠訂下的賓館標間基本上都長得差不多(笑),有的時候,你醒過來,會記不起來你身在哪座城市,你長期在雷同的環境里頭做這種壓力很大的工作,這種焦慮感是會壓挎人的!

      這或許算不上是一個記者工作的客觀縮影,因為至少《看天下》的記者,還沒有誰表示想砸一砸電腦,但對于張悅而言,職責的改變并不意味著能睡好覺,他說現在的生活一樣被占用著,還說好像“剛出虎口,又入狼窩!碑斎,這也像是一句調侃,因為他依舊能說出好多快樂。
      
      來到《看天下》后,張悅從記者變成了副主編,工作也從300天的標準間,變成了開選題會、訂選題、記者編輯的溝通、定標題、看版面、定封面,甚至包括和經銷商聊天,而在被問到覺得在那里更享受時,張悅既回憶了曾經一稿名動天下的成就感,也提到了《看天下》的年輕與活力,再開始下一個話題時,他這樣來總結,“也許現在在《看天下》感受到的新人成長的成就感,即便在《南方周末》做到了副主編也無法體驗!

      “《南方周末》是那種當你敲完最后一個字,當你把它給編輯的時候,那個巨大的快感,包括當周四的早上,報紙上揭文的時候,你就可以在報紙上看到你的頭版頭條,坦率的說也有因為一篇文章,你就可以名動天下的感覺,當然那是一種錯覺,是新聞事件名動天下,而不是記者的名聲,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也會讓你有一種巨大的成就感。而在《看天下》,你可以跟這本這么年輕的雜志,一起成長,對比之前來說,《南方周末》的內部的機制與環境已經非常成熟了,但在《看天下》會因為你的加入而到達一個高度,你看著一批小孩,在你的幫助下,愛護下能夠成長起來,而且有一天他們能成長到你當時業界的位置,甚至有可能超過你,也是一種巨大的愉悅感;蛟S就是在一份成長性的媒體工作,跟一個已經是在業內老大地位的媒體工作的區別!


      從極端年輕化到《你所不了解的隱秘行業》

      在聊到《你所不了解的隱秘行業》這期封面時,張悅透露了一個關于林楚方(現《看天下》主編,原《南方周末》記者)與年輕化的趣事,也坦言創刊初始的《看天下》仍是一種小作坊的模式!拔冶攘殖街骶幋蟾磐韥砹藘蓚月,按他的話說,剛來到《看天下》時,第一天大家坐著開會,你可以說眼前一亮,也可以說兩眼一黑,就是發現滿眼端坐的都是小姑娘!倍驮谶@樣一個極端年輕化,沒有新聞實戰操作經驗的階段,張悅與林楚方等人開始了新聞專業主義的注入!拔覀儊碇,用新聞專業主義的方式,注入這本雜志,把版塊設計的更科學合理,在分工上,會有一些記者的自己采訪的內容,原創的內容。在對選稿的要求,以及對稿件處理的要求,用不低于《南方周末》這種質量的上稿的要求去給他定位,”而談到《你所不了解的隱秘行業》這期封面時,張悅表示那是給他很大驚喜的一期,一方面那是《看天下》第一次有40余頁的封面,另一方面,它在8月初的淡季,賣到了旺季的銷量。他說其實改稿的時候便覺得這些孩子很有希望!半s志的10幾個年輕記者都領到了這期封面任務,戰線鋪得很長,一度很擔心,但還是給我很大驚喜。十五個行業稿件都是我編的,他們讓我看到《看天下》雖然年輕,但可以在以后成為一個很棒很牛的媒體的可能性!

      《你所不了解的隱秘行業》,是一個關于15個不俗職業的集合,包括訓犬師、情趣用品商店老板,和尚、道士等等。而對于選題的由來,張悅也不否認,最初是受到了外刊的啟發!斑x題的由來其實很簡單,我們會大量研究外刊,德國的《明星》雜志每年都會有一個調查性解釋性兼具的報道,某種程度上就是給我們提供了啟發。首先我們就確定,職業是我們很關心的,像《第一財經周刊》每年他會有一期特刊,講年終獎,其實也是在賣職業,不同職業不同的待遇,那么我們想,既然都是賣職業,我們能做的更有內涵和意義,那么我們最后選了那些職業呢,首先是不俗,比如那個和尚和道士,他們不是俗人,比如說成人用品,我們有原來給中央首長做保健醫生后來下海!犊刺煜隆窂膩頉]有30多頁,40頁的封面,最后經過大量篩選,淘汰,選出這樣15個職業我還是挺滿意的!

      而對于銷售量的變化,張悅在表示超出想象的同時,也強調了內容中的個體覺醒意識!拔覀兊牧闶凼袌,封面的不同可以差3成,忠實的讀者只有7成,剩下的就要看你的封面,需要有足夠的吸引力,這是《看天下》的一大特點,從出版人的角度來看,我們那期雜志是8月第一期,你知道那是一個雜志市場的淡季,我們賣到了旺季的量,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甚至我都沒有想到,另外我覺得這一期的美譽度也應該足夠高,因為這十五個人都是十分豐滿的故事,就是目前在中國面臨這種時代巨變的環境之下,每一個個體的人,他能夠做出的選擇,我們沒有體制內的醫生,沒有公務員、高管人員,因為這個時代賦予了某種可能性,能讓普通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興趣,有尊嚴的從事職業,我認為這也是符合我們目前的時代精神的。我們肯定不會說,看完這篇文章之后,你會從這里面選一個職業。我們所發揚的是個體意識的覺醒,因為有一天我們睜眼醒來覺得這和我們小時候學到的東西太不一樣了,職場中的很多現象,讓你發現在中國你終于可以不在是某一個機器或是螺絲釘,你開一個個人情趣用品店,在你的地盤你做主,而且你發現那個小伙子把那個店開的非常不俗,不是在做一個他認為很三俗的產業,他有自己的理念和價值觀,我們覺得像類似的感覺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人物個案,也符合《看天下》的價值觀,于是我們花了很大的力氣來做!


      發行的功勞最大

      5年的時間,從一本純粹的文摘類雜志到今天50余萬冊的銷量,《看天下》的發行,是聊到這本雜志時不能不問的話題,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張悅對此并無諱言,他說《看天下》的今天,50%的功勞都在于經營團隊。此外他還提到了利潤的渠道返還,結束采訪時,我問他是否所有談及的都可以登出,他表示:“沒問題!本拖裨谝韵乱欢握f提到的,他希望這個模式可以被借鑒,不覺得市場是個不能做大的蛋糕。

      “《看天下》創刊才5年,在業界來講,還是挺不可思議的,有好多主編都會和我聊這個問題,‘你們怎么會這么好?’,我覺得這個和內容肯定有關系,但如果說把這個做為一個節點來說,前五年50%的成功,應該歸功于我們的發行經營團隊,所謂《看天下》模式,覺得不是在內容上我們與其他兄弟媒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拔高了很多,而是發行經營模式非常與眾不同。我們是極端重視發行的,這也是《看天下》與其他媒體最大的不同,從我們的銷售網點來看,賣的最好的是,機場和高校以及重點高中門口的報攤,在中國基本上所有機場在同類雜志中《看天下》都是銷量第一,而且遠遠拉開與其他競爭對手的數字。我知道很多媒體,訂閱量是要遠遠超過零售量的,但我們因為年輕,主要只是做零售市場,《看天下》的讀者,都是在報攤上一本一本買走的,于是我們是極端重視發行渠道的擴展,現在的發行量按理來說每個月會掙好多錢,但從目前來看,我們的發行基本不掙錢的,我們幾乎把所有的利潤都回饋給發行渠道,這種做法現在并不常見,尤其你可以輕松盈大利的時候,你把利潤返回渠道,是比較少見的,這就是我們的出版人堪良要打造第一個中國新聞媒體的百萬大刊,這是一個挺宏偉的理想,幾年前他要和我說這個,我可能會認為不太可信,但現在覺得這個目標是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的!

      而在談到模式被復制的影響時,張悅表示并不擔心!拔乙稽c兒也不擔心,我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美國3億人口,像有很多雜志,像《people》某種風格和《看天下》比較像的,幾百萬發行量,我前年年底,去年年初看到一個數字是600萬發行量,3億正好是我們的城市人口數量,我們中國現在十幾億人口,刨掉農村、刨掉可能10塊錢雜志對他們來說很奢侈的人,真正潛在的消費可能,及閱讀需求的人群,我覺得和美國2、3億人口是差不多的,那么《看天下》這個數字對比美國來說真的不大,反到希望兄弟媒體能和我們一起把這個蛋糕做大,就好比是服裝或五金等行業特色一條街,生意往往就好過零散開在別的街上的商店,產業規模形成后更有了集中爆發的可能性。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把精力放在培育市場上,而不是收緊戰線,彼此相爭我認為有眼光有遠見的老總應該看到這樣一種現象,而不是要么小富即安,要么同行傾軋,要么借口中國就是這個國情,我覺得中國新聞人的格局不該這么低?刺煜戮褪且粋不信邪的嘗試,它現在已經打造了一個“黃金水道”的概念,它的發行量已經足夠客觀,那么明年后年會有新的衍生雜志出現時,就利用這條黃金水道,便可以一下在發行上走向一個新的高度!


      問答

      龍源期刊網:您怎樣看待電子雜志,隨著技術的不斷革新,作為傳統媒體的從業者,您不會有憂慮?

     張悅:我每到一個地方出差也好,旅游也好,一般來說都和一個城市的發行商碰一下,我們這兩年談的比較多的也是一個,紙媒被你們互聯網的沖擊啊、沒落啊,但是從整個市場上來說,我覺得沒有那么悲觀,我也用IPAD看《紐約時報》,我們也非常重視和新媒的合作,比如說手機報,現在也都在做,我們已經在研究,在IPAD上如果出現《看天下》應該是什么樣的一種模式,都在預判,但是所有這些新媒體跟傳統雜志的紙媒閱讀體驗還是不一樣,我覺得像雜志這種非常精美的閱讀體驗的這種傳統形式不會消失,至于有什么新閱讀形式能完全取代雜志,既有的那種紙媒的傳統閱讀,我覺得是要打一個問號的,未來可能是這樣,有一天做到百萬大刊,我們可能發行量有100萬,我們可能在互聯網上、手機上、IPAD上也能達到100萬,甚至更多,但你的主業,不可能像一些報紙一樣,完全取消傳統的印刷,只以電子版的的形式生存。

      龍源期刊網:關于《你所不了解的隱秘行業》很容易讓人想起之前的《尋訪行家》,但細讀發現,與書中的標本制做人、紅燈區性服務者相比,似乎我們的“不俗職業”時代感更鮮明,在選題會上還有沒有什么更有意思的職業提議被拿下了?為什么?

     張悅:有啊,東莞桑拿的培訓師,雖然他是個很不入流的職業,但它在現在這個轉型的中國確實存在,有它的市場需求和市場合理性?赡芪覀兊膬r值觀就是每個職業都有他的尊嚴,因為他滿足了他那個市場的消費者,同時他也為他的職業提供了某種標桿,他都是一些高檔的……(笑),雖然你我都沒有接觸過,但他確實太名聲在外了,太中國特色了。為什么被拿下,因為東莞掃黃嘛(笑),不敢接受采訪了,本來都聯系好了。所以你要說遺憾這也算是個遺憾。

      龍源期刊網:目前雜志社采編有多少人?
    張悅:我們版權頁上大概將近有30人,記者編輯加在一起么,嗯,再加上我們這批編委層的,差不多30人,對這個新聞周刊類媒體來說,也是達到一定的規模了。

      龍源期刊網:在我們之前采訪由珊珊時,她表示稿費體系的完善是林主編來了以后首抓的第一件大事,您加入時有沒有哪個問題是希望能盡快解決的?
      
      張悅:可能是同仁氛圍吧!犊刺煜隆肥且粋非常年輕的集體,那種同仁氛圍,像《南方周末》那種同仁氛圍還沒有完全營造出來!赌戏街苣吩谥袊襟w里還是有一個最自由的氛圍,記者可以質疑主編,主編斃了某一個記者的稿子,就會在內部網上,有長篇累牘的攻擊質疑主編的聲音,這在一般媒體里是不能想象的,《南方周末》它內部的爭論,思想火花的激發,它可能會互相攻擊的場面會非常激烈,甚至會出現文人相輕的傾向,但是,它是控制在一種有底線的規則之中的,整體的氛圍還是一個意氣相投的氛圍,這是一種可貴的東西,我可能覺得你這篇文章寫的是狗屎,但我離開之后可能在某個地方碰到你,我還是會覺得你是我的兄弟,我現在也已經離開《南方周末》兩年多了,但我看到老同事,還是會覺得這是自己人,如果他有什么要求,需要幫助,我肯定義不容辭,它那種氛圍其實我到現在都會懷念,但這樣一種氛圍我到現在在《看天下》仍然無法復制,它提供了一種對新聞采編莫大的尊重,是個人的一個尊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可以帶著自己的風格和思想,去完成每一個稿件任務。為什么《南方周末》某種程度上說,是中國新聞的一個圣地,因為它已經換了好多任主編了,但它這種自由民主的內部空間,從來沒有人去破壞,而且沒有人能去破壞,因為沒有人破壞可能是運氣比較好,碰上的主編都非常好,但它已經是一個沒有人能破壞的一個傳統了。但在《看天下》一方面沒有這個意識,一方面也很多年輕的采編沒有這種能力,他們好多其實,沒有在那樣的媒體生活過,比如說,我不可能每句話完全都是對的么,你完全可以批評我,可《看天下》這幫小孩,不敢批評,甚至不是敢不敢批評,其實我們是很鼓勵他們說出自己的聲音的,但他們可能還沒有意識到,自己一定要發出那個聲音,或者自己沒有思索到那個聲音。這可能是一個成長的代價吧,它需要好多年去培養,《南方周末》也不是一開始就有這種氛圍的,一旦有一天達到這樣一種沒有任何人可以去扼殺它,改變它的時候,那么你這個媒體就已經完成一個生命力注入的過程,你就立起來了,可能若干年之內,你都不用擔心。

      龍源期刊網:現在《看天下》的廣告情況怎么樣?與內容頁會有沖突嗎?
      
      張悅:我們的廣告現在越來越好,整體來說,是一種逆市上揚吧。而隨著我們發行量一直在上漲,對廣告一定會沖突,我們總覺得廣告太多了,擠壓了內容,但《看天下》還是對讀者負責的,我覺得有必要說的是,原來我們是120頁,當廣告超過25頁的時候,我們加8個P,就是因為我們必須保質保量的把我們的內容提供給讀者,其實我們完全沒必要這么做,而且我沒聽說過中國有其他媒體會作為一條鐵律來這么做,現在版面擴大到136個P,當廣告超過32個P的時候,我們就再加一個印張,也就是8個頁碼的內容。這些東西就是不管你廣告好或壞,我們的新聞內容都要保質保量的呈現給讀者。

      龍源期刊網:在《南方周末》您說有許多稿子最后無法刊登,在《看天下》什么樣的選題會在會上直接被扼殺?

      張悅:很多可能就是超過了我們在政治上承受的尺度,也有時是沒意思的,我們的選題很龐大,選稿比率有時甚至達到1:10,基本上就是不夠重要、沒有意思、沒有意義;蛘哒f在中國沒有閱讀市場。

      龍源期刊網:會不會去安慰被PASS掉的記者

      張悅:(笑),他們已經習慣了吧,我們還是人性化管理,不會更多在選題上苛責記者。年輕就是不斷在犯錯中成長。

      龍源期刊網:聽說在《南方周末》時您有自己的新聞粉絲,具體情況是怎樣的?

      張悅:作為記者來說,大部分讀者不會去關心稿件的作者是誰,所以新聞粉絲可能只是一個很小圈子的概念,而且可能就是那些學新聞的學生,可能剛進《南方周末》的學生,碰到我,或者看到我的名字就會說,我就是大學就看你文章,或者高中就看你文章,我覺得這應該是很小部分的吧,我覺得新聞人不該把粉絲太當回事兒,它就是一攤易碎品的東西,你可能是把它當做藝術品來做,但你不能指望受眾市場,能夠像對待作家藝術家那樣去對待一個記者。

      龍源期刊網:有讀者問每期的社評是誰寫的?因為經?床坏矫。

      張悅:我們幾個月前剛剛引進了一位分管評論的編委,叫彭遠文。原來是在鳳凰網主管評論的。這些期應該說評論版塊的篇幅和質量都有了不小的提升,這有賴于彭遠文卓有成效的工作,而且他現在還在經歷磨合期,以后這塊還更值得期待。社評有的時候也是彭遠文主筆的,另外一些時候,則是請一些業界著名的時評作家,比如長平等人。我們沿襲了社論不署名的業界傳統,比較老式的范兒,我們也很感謝這些作者不記名的貢獻。

      龍源期刊網:談一下您最喜歡或者對您影響最深的5本書。

      張悅:這個問題別的人也問過我,我實在沒有能力說出具體的5本,這樣回答吧,我只能說對我影響比較大的作家,我是學哲學專業出身,會有一些哲學書,哲學家,給我印象比較深,比如說海德格爾,克爾凱郭爾,其他也會看,但影響最深的應該是這兩個。另一個文學上,我會讓我們年輕的讀者去讀,去學習那些作家的寫法,比如說,茨威格、索爾貝婁,博爾赫斯,馬爾克斯,在寫作上,我們有很多雕蟲小技,會傳授給記者,怎樣能引起讀者的閱讀快感,但這些真的是雕蟲小技,但要提高你的文字境界,支撐你文字背后精神世界的,你必要要讀那些大家的作品,向他們去學習,年輕記者讀這些人的書有一個最直接的好處是,你就沒法容忍自己寫出垃圾了。我不推薦具體的幾本書還因為我更贊成對名著的泛讀,我們,比現在的學生可能更幸運,我們上小學中學時能讀一些名著,因為當時市面上沒有那么多能暢銷的垃圾,你只需要把那些講本書歷史局限性的前沿略過去就行了,大學時可以讀到像商務印書館那些書,歷史是綠皮的,哲學是橘紅顏色皮子的,這些書我覺得都有讀到的價值,社科的好書太多了,像馬克思韋伯的。這兩天看海德格爾和阿倫特。這樣的書你看的多了才會有的感覺!犊刺煜隆穼r政的選題很多,你讀過了就會從事件紛繁復雜的表面,了解它背后的政治邏輯和學術脈絡

      龍源期刊網:某一天得知晚上赴宴,出了《看天下》外,您最希望飯局里有哪位同行?

      張悅:最希望的肯定是《南方周末》的老同事,你提到的李海鵬肯定是一個,其實任何曾經并肩戰斗的老同事、老領導都可以,比如向熹啊。


      編后:

      坦白來說,在采訪過半時,我有些擔心會寫出一篇追憶《南方周末》,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僅不像個副主編,談到過去還會無限懷念,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每個由記者走來的一種情結,但直到聽他提起《看天下》的職責,聽到他去吸納人才,以及要去給經銷商打氣時,我依舊能感受到一種不同于一般媒體人的執著。在采訪初始,張悅提到最多的是,新聞報道的易碎性,這多半是他的一種痛苦,一種抗拒和嘗試改變的無奈和矛盾。而從另一方面講,談吐中張悅又極具理性,他知道內容還不夠好,知道名動天下只是一種假想,知道氛圍的重要性,把年輕人送去《南方周末》沉浸,于是我也愿意說,他仍有夢境,偶爾仍會忍不住在那里對抗!犊刺煜隆愤在路上,勢頭很好并前景遠大,我不知道易碎品與無法破壞是否會被超越,不知道那時他是否會去尋找另一個烏托邦。

      最后可以提供的兩個細節是,當被問到,除了《看下下》會向屬下推薦那本雜志時,張悅先是脫口“《南方周末》“,后又不好意思的解釋:“其實《南方周末》也可以看做是一本雜志……”另一個出自于我的一位朋友,曾是張悅屬下之一,談到這次采訪時她說第一,張悅很有才華,其次是很多女孩子的偶像。你看從這兩個故事上來講,是不是覺得張悅也有點兒不那么實在?

    • ·主編訪談搜索

    期刊簡介

    《Vista看天下》是中國期刊市場上,唯一面向高消費人群的新聞類雜志。我們立志做“中國最好看的新聞雜志”,雜志的內容涵蓋時政、財經 、社會、科技、文化、時尚、娛樂等領域。

    ...……
    诚信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