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output>
    <t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tt>
  2. <meter id="e27d2"></meter><meter id="e27d2"></meter>

  3. monitor

    《讀書文摘•中旬刊》——國際化的青春讀本

    主持人:康良 王凱

    2010-3-25 龍源期刊網

    做《讀書文摘》是很養顏的,讀書本身對人也是一種滋養,心靈上的、性情上的。
      辦一個新刊,要有很準確的定位同時也希望填補一個市場的空白,我們認為“國際化”的文摘是個空白,這是我們的特色之一。
      “青春情懷”實際上和“童心”有相近之處,都是一個人最自然、最本真的東西。一個人是要把這種“青春情懷”長久地甚至終身地葆有下去的,他才能活得更有趣、更有味道、更接近生命的意義。
                           ——《讀書文摘•中旬刊》主編李君

            《讀書文摘•中旬刊》——國際化的青春讀本
                       ——《讀書文摘•中旬刊》主編李君訪談錄


    【關于李君】
      學過中文和新聞;七分傳統,三分現代?釔圩x書和遠行,喜歡友人的一句詩“萬里路的路,它是我的駿馬;萬卷書的書,它是我的紅旗!崩寺閼,詩意生活,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上世紀90年代起從事傳媒工作。歷任《雜文選刊》執行主編、《大眾文摘》主編、華商傳媒集團雜志總社期刊發展部總監、《讀書文摘》主編等職。
      曾編選《中國當代雜文精品文庫》、《中國當代雜文八大家》、《中華雜文百年精華》、《中國當代雜文二百家》等書籍,逾千萬字。

    讀書是很養顏的

      龍源期刊網:見面發現你比5年前的照片上還要年輕,感覺做文摘的人可以永葆青春似的,你怎么看?
      李君:呵呵,謝謝。同意你的說法,尤其是做《讀書文摘》,讀書是很養顏的,讀書本身對人也是一種滋養,包括心靈和性情上的滋養。

      龍源期刊網:你以前在《雜文選刊》工作多年,據我們所知,與雜文為伍的多是男性,你是個特別的例子,你喜歡雜文嗎?
      李君:這有一個認知的過程,本來我是很喜歡散文和詩歌的,但是陰差陽錯進了《雜文選刊》,一做就是十余年,后來發現雜文是一種很讓人喜歡的文體,它敢愛敢恨,睿智深刻,是一種有膽識、有性情的文字,而且和社會現實聯系也很緊密。

      龍源期刊網:一般女性都很注重工作的穩定性。你為什么要離開工作了那么多年的《雜文選刊》呢?從《雜文選刊》進入其他媒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李君:其實這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是因為個人原因才離開的,因為后來在北京結婚、定居了,所以就順理成章地離開長春到北京工作了,這是一個主要原因。其實我對《雜文選刊》和雜文還是很有感情的。你講到穩定,實際上在一個單位工作超過10年已經超穩定了。
      而編《讀書文摘》和《雜文選刊》仍然有很強的延續性!峨s文選刊》也是一個文摘雜志,受眾廣泛,但它所指的雜文概念是廣義的,不是大家理解的狹義雜文的概念,僅僅劍拔弩張的那種。題材上來講,它對社會、人生、歷史諸多方面都有深層次的思考;從文體上來講,雜文也包括很多非常規的類型,會有跨文體的寫作特點。一些篇章在我們看來會有一些散文隨筆的味道,某種程度上與我現在編的《讀書文摘》有很多契合之處。當然,《讀書文摘》的讀者群相對要年輕一些,對人生的關注要更多一點。
      經過在《雜文選刊》的浸潤和“洗禮”,再進入其他媒體,有融會貫通、舉重若輕之感。

      龍源期刊網:《讀書文摘•中旬刊》的封面上寫著“國際化的青春讀本”,“國際化”要怎樣體現?
      李君:現在有很多文摘類的刊物,辦一個新刊,要有很準確的定位同時也希望填補一個市場的空白,我們認為“國際化”的文摘是個空白,目前能稱得上“國際化”的文摘是非常有限的,這是我們的特色之一。把“國際化”作為一個核心的點,它指內容的國際化,包括對海外媒體的關注,會選相當比例的海外媒體的作品;包括對海外作者的關注,還有思維模式的國際化,把國際上不同的理念、生活方式等傳播到我們的年輕讀者群中來。
      國際化的概念其實還少有雜志提出來,我們知道有一些雜志,像《海外文摘》、《普知》,它們可能也有一些國際化的東西,但是它沒有“打這張牌”,同時他們的讀者群也跟我們很不一樣。目前,在學生市場中,我們是首次提出“國際化”這個概念的。

      龍源期刊網:《讀書文摘•中旬刊》對文章的選取主要是通過圖書嗎?與報刊相比,這個比例如何?
      李君:沒有一個固定的比例,主要看文章的質量。但是我們對圖書是很關注的,新近出版的圖書,我們的編輯會在第一時間看到,包括在書店和圖書館都有專職的編輯而且我們還有全國各地的作者和薦稿人,他們也會提供很多書摘的內容,我們和國內多家出版社也有密切合作。

    70%的延續和30%的創新

      龍源期刊網:現在《讀書文摘》第三期已經開始全面鋪貨了吧?
      李君:第一期應該說是一個試點,一個試刊的概念,這個刊物一邊在不斷的完善,同時在發行渠道也在不斷的建立,第三期開始是在全國鋪貨,F在已經覆蓋了全國三分之二的區域,當然這只是第一步,我們計劃到今年5月能把全國的市場都覆蓋到,第一年的計劃是有3萬個零售終端。

      龍源期刊網:發行渠道上你們是否和上旬刊、下旬刊保持一致?
      李君:不一樣,我們是分開進行銷售的。我們的渠道很多,郵政發行只是渠道之一,我們還有二渠道的經銷商,還有校園直營、團購等各種營銷方式。

      龍源期刊網:《讀書文摘•中旬刊》一上市就推出了“購買雜志獲五元購書券”的活動,還贈送精美的記事本和小冊子。你如何看待類似這樣的促銷動作?
      李君:這只是其中的一個部分,我們是要最大限度地給讀者優惠。一個是“購買雜志獲五元購書券”,另外我們每期都會有贈品,給讀者不一樣的驚喜。

      龍源期刊網:在《讀書文摘•青年版》創刊的時候就明確與當前市場上“泛濫”的青年文摘類期刊劃清界線,全新的《讀書文摘•中旬刊》是否更希望做到獨特而又不偏離主流?
      李君:我們現在沒有劃清界限,我覺得要有一個取舍,同時要有一個創新。70%的延續和30%的創新。大家對文摘雜志有一種共識,有些約定俗成的做法和文摘雜志的內在的規律是很難變化的,這就是70%要延續的東西。那么30%的創新是,我們在這些不變的基礎上,要加入自己的編輯理念和特色,使雜志成為獨一無二的“這一個”。

      龍源期刊網:你們對雜志是否有一個很高的目標作出完全的超越還是希望達到一個程度?
      李君:我想,每個辦刊人都有一種很美好的期待,都期望能夠達到一個很高的高度的,這是毫無疑問的,對我們來說,還是希望有一個既穩健又迅速的發展。

      龍源期刊網:《讀書文摘•中旬刊》將讀者群定位在15—25歲是否有點過窄?據了解,我國小學生、中學生人數都會逐漸有所減少。加上網絡的普及率越來越高,學生上網的比例越來越大,傳統的青少年文摘刊物越來越難滿足他們的閱讀需求。你如何看待未來青少年文摘刊的發展和應變?
      李君:我這樣看文摘雜志的市場。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大概有9000多種雜志,文摘類的雜志有幾百種,現在這個市場的確很擁擠,而且網絡的沖擊也是顯而易見的,很多紙媒近些年都是一個下降的走勢,所以我說現在辦文摘類雜志是需要門檻的,我們之所以會辦這樣一個雜志,同時又對它有很高的期望,得益于一些先天的優勢,包括資源優勢,渠道優勢,資金優勢,團隊優勢,經驗優勢等等,我們對雜志既有清醒的認識又有信心辦好。我們對自己的雜志要求很高,同樣市場也并沒有那么悲觀,我們主要是做中學生這個市場,而中學生又是受網絡沖擊最小的一個群體,他們的閱讀渠道不是很多,相對來說較為傳統。雖然文摘雜志有幾百種,但是我認為真正的精品并不是很多,模式化和類型化比較嚴重,有明顯風格特色、達到一定高度的就那么幾種,我們仍舊有空間有機會。
      中國的中學生有7000萬之多,這個市場還是不飽和的,只要做出差異化,有持續穩定的、比較高的質量,讀者會逐漸認可和接受這個刊物的,但是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蹲x書文摘》的主要目標讀者群是年輕人,最核心的讀者對象是高中生,因為我們的定位的是“國際化的青春讀本”。但實際上我們的讀者群還是相當廣泛的,各行各業、各各年齡段的讀者都為數不少。

      龍源期刊網:你對《讀書文摘•中旬刊》新封面有何看法?能否向讀者推薦第三期的三篇文章?
      李君:首先,我認為《讀書文摘》的封面是自成一體的,他沒有模仿任何人,跳出了傳統文摘雜志封面的窠臼。有些創意和創新,同時也注重設計元素與雜志定位的和諧。正式出版前,我們有很多封面設計方案,現有的是經過多方調研最終確定的。出版后,我們也曾做過很多讀者調查,從每期發放的讀者調查問卷來看,總體的反饋還是不錯的。
      就第三期來講,我推薦“青春”欄目的《1964》,“漫偶像”中的《幸好他是個笨小孩》,還有“探索”中的《蔡元培“決斗”北大狂生》。

      龍源期刊網:對于雜志的封面要目你們是怎么把握的?
      李君:我們會推薦雜志主要幾個版塊中的文章吧選出比較能夠體現我們特色的,其次就是大家關注且感興趣的文章。
      比如“漫偶像”是我們的原創,它是通過對經典漫畫人物的切入點,來解讀人生,F在的學生對漫畫人物是很感興趣的,這個欄目也比較受歡迎。然后是繪本,因為《讀書文摘》除了“國際化的青春讀本”這個特點,還有一個特點,我們還把它叫作圖文刊,所有的文章都配有原創插圖。我們請到了漫畫家和作者都是國內一流的,像夏大川、劉宏、魏克等,這些人多次在國際漫畫大賽中獲獎,所有的圖都是他們根據文章“量身定做”的。

      龍源期刊網:談一談稿酬的問題吧,我看到你們“漫偶像”的稿酬是800字300元的稿酬,其他的原創稿酬呢?在稿酬方面,《讀書文摘•中旬刊》是否有建立一個合理而清晰的制度?
      李君:原創稿千字200-300元。根據文章的質量吧,轉載的文章可能會低一點,是千字一百元。
      稿酬的管理我們也是較為嚴格的。凡是我們能找到作者地址的,我們都會及時地寄樣刊和稿費。如果我們找不到,我們也會想辦法跟原發報刊或者書籍的出版社去問作者的地址,把他變成我們的作者。
      我們會把刊物的信譽看得很重,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原來我在《雜文選刊》的時候也會特別重視,一定要編輯主動聯系作者。和作者成為朋友,信譽是基礎。 

      龍源期刊網:一本5元的青少年文摘刊,比《讀者》、《青年文摘》還貴,你們的賣點在哪里?
      李君:我們80個頁碼,比上述兩刊厚一些,還有贈券和贈品。我想最根本的還是內容對讀者的吸引,贈品只能在最初吸引到讀者。最后大家要看的還是雜志的內容和質量,還有風格的差異化。
      畢竟《讀者》、《青年文摘》已經20多年的歷史了,在讀者當中已有了很深的影響!蹲x書文摘》也需要一個過程,是一個潛移默化的積累的過程。

      龍源期刊網:有沒有考慮過做專題?
      李君:有過考慮啊,我們還沒有開始做。但是不排斥,根據需要不定期做。做專題不是文摘雜志的必須,你去看《青年文摘》、《讀者》,它們也沒有專題,但也有些文摘雜志在做。文摘類雜志需要的信息量是很大的,要做專題的話,占用的篇幅是比較大的,這么大的篇幅傳遞出的信息量其深度、廣度、高度能否讓讀者滿意,這個要考慮在先。

      龍源期刊網:因為有辦《雜文選刊》的經歷,會不會想到把一些優秀的雜文通過易懂的方式糅合進《讀書文摘•中旬刊》中,這樣的文章對青年學生思想獨立的培養也會大有裨益吧?
      李君:這個肯定是會的,有什么樣的主編就有什么樣的刊物嘛,看雜志選取的文章和風格,就能看到主編是在傳達一些他自己認可的觀念,所以這里面肯定會融入一些主編自己的人生觀。
      雜文也有很多青少年的讀者,雜文手法多樣,以一種很可讀的方式呈現出來是完全可能的。并不是干巴巴枯燥的東西,雜文也是有情感的,有血有肉的。

      龍源期刊網:你對編輯有什么要求和標準呢?
      李君:作為文摘雜志的編輯,需要沙里淘金,幫助讀者選擇精品,那么這個人要有一定的高度,有一定的視野,有相當的知識儲備,有見地,有情懷。編輯的綜合素質要比較高,同時文學修養、思考能力等都有一定的要求。另外,還要年輕,畢竟我們是個青春讀本,我們的編輯都是80后。我們還會不斷地補充新鮮血液。

      龍源期刊網:你們舉辦了全國中學生作文大賽,你對這個活動的期望值是怎樣的呢?
      李君:希望從這個中學生大賽真正能出現一些好的作品和新秀,像當年的新概念作文大賽的勝景在當今不一定能夠出現,但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將中學生從模式化的寫作中解脫出來,希望能有一些清新的,屬于中學生自身,同時也能為社會公眾所喜好的作品。

    一個人是要把 “青春情懷”長久地保持下去的

      龍源期刊網:你什么時候來的北京?更喜歡北京還是長春呢?
      李君:在北京讀研究生是從1999年起,在北京定居應該是2002年了。應該說都喜歡,長春是家鄉,很親切,有自己熟悉的一切,城市比較干凈,除了冬天比較漫長外,長春是個很宜居的城市;北京呢,文化氣息很濃厚,是個真正可以做點事情的城市。而且,北京融合了五湖四海的人,人的生活和思想更多元化,讓你覺得“一切皆有可能”。

      龍源期刊網:幾年前,你也參加了龍源的top排行榜發布會,你對龍源的印象如何?在這些年中,對做主編又有什么新的感想呢?
      李君:對龍源一直有一個來良好的印象,覺得龍源還是一個比較嚴謹的企業,包括我接觸的一些“龍源人”,雖不是很多,但印象很好,感覺龍源人還是比較認真的,龍源能走這么多年,也絕非易事,希望今后和龍源有更深入的合作。
      感想?一是主編不好當;二是讀者是上帝,真正好的雜志是要用心血和感情澆灌出來的,主編要不斷地進步,真正地跟讀者的感情和思想息息相通。

      龍源期刊網:你眼里的“青春情懷”是怎樣的?
      李君:青春情懷美在一份真!扒啻呵閼选笔侨松顚氋F的情懷,青春情懷不止屬于青春。一個人是要把這種“青春情懷”長久地甚至終身地葆有下去的,他才能活得更有趣、更有味道、更接近生命的意義。
      “青春情懷”實際上和“童心”有相近之處,都是一個人最自然、最本真的東西。

      龍源期刊網:你如何看待主編的市場意識?也會培養編輯的市場意識么?
      李君:這是一把“雙刃劍”。 主編沒有市場意識刊物很難生存;主編只有市場意識,刊物很難辦出品位。我們不應狹義地理解市場意識,歸根結底,是要有讀者意識,即盡最大努力為讀者提供一份營養豐富、質量上乘的精神食糧。高品位和高發行量兼備才是期刊的真正成功。
      我們很在意編輯的市場意識,會定期的去讓編輯搞調研,每一份讀者調查問卷都要讓編輯去看,定期深入到報刊亭,到學校和學生座談,而不是孤芳自賞、閉門造車。

      龍源期刊網:每天工作的頭緒很多,你是怎么調節的呢?
      李君:工作盡管繁雜,但我覺得這些事情并沒有互相矛盾,都是我工作中的一個鏈條吧,因為興趣所在,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困難,都是自然而然的完成了這種調節。這種調節其實就是一種平衡,身心的平衡,工作生活的平衡,物質與精神的平衡,過去、當下與未來的平衡。

      龍源期刊網:社會上總說“多讀書,讀好書”,以你個人的觀點,什么樣的內容算好書呢,能不能給廣大的學生讀者說說?
      李君:你這個問題提得很好。就像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所愛的書,我個人比較偏好的一定不是那種速成品,不是“快餐”式的東西,過去就忘了,一定是能震撼心靈的,對思想有啟迪的書。
      如果說給青少年或學生讀書建議,我覺得還是多讀經典,多讀精品,其次要在多個領域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盡量博覽群書,拓寬視野;再就是養成閱讀的習慣,把閱讀當成生活的一部分。

      龍源期刊網:你是什么星座的?你覺得自己有星座特點嗎?
      李君:呵呵,我是金牛座,什么血型就不告訴你了。不是說這兩項是破解一個人的密碼嗎?我對星座沒什么研究,經常有人問我相不相信,我說寧可信其有。我有一些這個星座的特點,也有一些這個星座所描述了但我不具備的特點。首先,金牛座的人一般會比較認真,比較誠實,另外,對藝術,對美的東西很有興趣,據說金牛座的守護神是維納斯,所以對美和浪漫的東西很感興趣。這些我認為還是比較符合的。
      但是說金牛座的人比較會理財,這點我很不符合,我經常不太知道帶了多少錢。還有,金牛座人是美食家,我看也還比較符合。呵呵。

      龍源期刊網:有沒有因為工作感到過虛無?
      李君:耐得住寂寞是期刊人的一個基本功。如果說我從來都沒有厭倦過工作,這也不真實,我也是一個期望生活豐富多彩的人,也是一個比較喜歡玩的人,喜歡旅行,喜歡工作和生活各自占有合理的比例,但是工作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是精神追求的一部分。閱讀是工作的主要內容,在這個年代還是蠻奢侈的。因此自我感覺幸福指數比較高,每天工作的充實感還是挺強的。所以一定要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工作,這也許就是不讓虛無感滋生的一個秘訣吧。

    讓所有的孩子有書讀,讀好書,愛讀書,是我們的共同愿望

      龍源期刊網:其實讀書也是一種旅行,你旅行最遠的地方到過哪里?最喜歡去的是哪里?
      李君:國內的話,我除了新疆和西藏基本都去了。印象比較深刻是云南,大理、麗江、香格里拉等都去過多次,今年春節去的是云南普洱市西盟縣一個佤族的村子,這個印象很深,在那里你所看到的超乎你想象的一切,一般的旅游大多是在走馬觀花,所以看到最多的是人,我最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我旅行一定會選風景美人很少的地方,這次的旅行就比較符合我的標準,我想到偏遠的地方去看一下,然后就去了這個佤族的寨子里面,我們所看到的景象是忍不住想落淚的,因為實在是跟我們的生活反差太大了,盡管去之前有思想準備,知道這個地方很貧窮很落后,但是看到那一幕之后還是感到心酸。
      這個村子在中緬邊境,剛一進村,看到2個衣衫襤褸的5、6歲的小男孩,騎著水牛在放牛,用很茫然的目光看著我,土地很貧瘠也比較荒蕪,因為云南干旱,佤族只能在山里生活,山里又不能種地,經濟來源只能靠政府救助,每家給一點點錢,房子是特別簡易的石棉瓦的房子,因為那邊氣溫還是挺高,所以房子四壁都是透風的,進去之后你會知道什么叫家徒四壁,就是這一家墻上只掛著幾塊臘肉,中間是一個火盆,沒有床,被子也不像被子,本來我們是計劃要在這住的,因為那里確實沒地可住,也沒有東西可吃,只呆了半天就離開了。

      龍源期刊網:你有沒有想過把你的雜志帶到那邊去?
      李君:我是想的,但是我發現帶過去也無濟于事,在當地的孩子根本看不了,當地并沒有普及教育。
      當然我們也會有一系列其他的活動,就像在今年世界讀書日的時候,我們也會把雜志送到北京的打工子弟學校,會給他們贈閱,會去跟北京的一些社區聯合開展一些活動,號召大家捐書,我們自己也會捐一部分,最后把這些書給打工子弟,今后也會堅持搞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活動。
      讓所有的孩子有書讀,愛讀書,讀好書,是我們的共同愿望。



    親愛的讀者:
      就以上訪談內容,如果您還有想了解并希望主編回答的問題,請給我們發郵件,我們將向主編及時轉達您的問題,并盡快回復!
      E—mail:tanglc163@163.com MSN:pippotang@msn.com
       感謝您的關注!
                                                          
                                          責任編輯 康良
          

       
      本文版權屬龍源期刊網,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并與本站聯系
      E—mail:tanglc163@163.com MSN:pippotang@msn.com

    • ·主編訪談搜索

    期刊簡介

    《讀書文摘》是由湖北省出版工作者協會主管主辦、湖北人民出版社和湖北大家報刊社協辦的國內第一份國際化的青春讀本。國際標準刊號:ISSN 1671-7724,國內統一刊號:CN 42-1672G2。主要讀者群集中在15-25歲的青少年。本刊旨在凸顯人性的力量,以全新的內容和形式打造精品文摘,針對青少年所關注或喜好的方方面面,提供有故事、有內涵、有趣味的精神食糧。本刊是精品圖書刊,文圖俱佳,每期從國內外報刊、圖書、網站遴選了80余篇上乘之作,還有著名漫畫家原創插圖。文——耐人尋味,圖——情趣盎然。

    ...……
    诚信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