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output>
    <t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tt>
  2. <meter id="e27d2"></meter><meter id="e27d2"></meter>

  3. monitor

    實現理想更重要的是“技術”

    主持人:姚麗靜

    2011-5-10 龍源期刊網

    計湘婷簡介:
    2004年進入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工作,任職南方都市報。2007年初進入廣西出版雜志社,任《求學》執行主編。

    《求學》希望:
    通過我們的雜志,能讓今天的高中生了解何謂真正意義上的讀書,何謂大學,何謂大學精神,何謂專業,何謂生活,并通過我們的雜志選報到理想的大學和專業進行學習。我們期待這本雜志能讓高中生的生活、學習和情感更豐富,更有力,更理性,更沉潛。


    從“技術”上實現雜志的價值


    龍源期刊網:《求學》作為中國第一本高考資訊指導雜志,它的特點是什么?

    計湘婷:簡單地說,《求學》是給高中生閱讀的一本高考雜志,呈現的是與當下高考和高中生相關的內容。作為一本高考雜志,它的實用性、指導性和專業性是無可置疑的。但是,與市場上同類校園期刊相比,《求學》另一個鮮明的特色在于,它更多地向今天的青少年傳達了關于大學精神、人文情懷,關于理想和追求這樣的東西,一些在目前這個轉型期的社會中最為珍貴的東西。
    所以,我們更愿意把《求學》定義為是一本給 “高考的讀書人”閱讀的雜志。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雜志,能讓今天的高中生了解何謂真正意義上的讀書,何謂大學,何謂大學精神,何謂專業,何謂生活,并通過我們的雜志選報到理想的大學和專業進行學習。我們期待這本雜志能讓高中生的生活、學習和情感更豐富,更有力,更理性,更沉潛。
    可以說,《求學》具有某種“混合氣質”――在高考指導類雜志中,它顯得更有情懷、更溫潤一點;在形式活潑的校園雜志中,它又顯得更加專業和嚴肅。

    龍源期刊網:這也是你們的編輯理念吧,聽起來這是一本很有理想主義色彩的中學生期刊。

    計湘婷:也許稱之為“在務實基礎上的理想主義”更為恰當。因為我們編輯雜志的第一要義不是“理想”,而是“專業”。作為一本高考雜志,我們整天在琢磨的問題是如何從“技術上”讓這本雜志實現它作為高考雜志所應具有專業性、權威性,從而達到我們預設的理念與目標。當我們從“技術”和“專業”的層面去探討如何做好這本高考雜志的時候,“執行力”要比理想重要得多。因為“技術”不是靠表述或者感覺體現的,它是十分具體、可操作性極強,并能直接呈現于雜志出版的各個環節之中的,可以看得見的東西。
    雄心壯志很容易樹立,但真要實現出來,必須靠技術。

    龍源期刊網:你提到“從技術上”實現這本雜志的價值,能舉一些例子嗎?

    計湘婷:“專業化”和“職業化”是我們在采編工作中最常提及的兩個詞。我比較認同“比熱愛這份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的職業化程度”這個說法。所以我們非常注重編輯技術和工作細節的執行,要求是很嚴格的。比如,我們要求責編在約稿過程中,必須遵循與作者溝通的幾個“知會程序”。即,文章初審時,知會作者;復審通過后,知會作者;發排后,知會作者;雜志上市后,知會作者;寄送樣刊時,知會作者;統計稿費時,知會作者;發放稿費時,知會作者。
    再比如,我們雜志制定有通用的約稿函。但是每個欄目,面向各種身份不同的作者,我們又細分了各不相同的約稿模板,以便讓約稿更具有針對性,也更有效率。這些事情看起來很瑣碎,但是必須要做,這是編輯的職業要求之一。
    在編輯技術上我們也有一套自己的操作規范和要求。其中的一條是,雜志向讀者傳遞出來的資訊,不僅要是真實的、專業的,同時也必須是豐富的、立體的、生動的。例如,向讀者解讀某個專業,一般來說,我們要求我們的作者必須是在這個專業領域有深入研究的專家學者,我們相信,只有“非常了解”一個專業,才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深入淺出”地解讀好這個專業;同樣的,我們向讀者介紹中國人民大學,不會僅僅滿足于請人大讀本科的學生來談“此時此刻”的人大,責編還必須邀請到人大的知名校友來談他眼中的人大。最后這兩篇文章共同呈現出來的人大將是非常立體的--中學生讀者不僅能從中體會到兩代人眼中的人大精神,亦能領略到人大在幾十的的歷史變遷中所展現出來的,既相同,又不同的大學魅力。


     采編技術是現實中有所作為的重要變量


    龍源期刊網:我看到,現在市場上的很多校園雜志的內容都比較活潑、時尚,《求學》似乎更“正”一些?

    計湘婷:與其說《求學》“正統”,不如說求學“專業”。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求學》是一本專業、權威的高考雜志,但同時它又是一本富有人文關懷和理想主義的高考雜志。我們不排斥創新,也不排斥時尚、活潑,但創新與時尚、活潑一定是建立在符合《求學》的辦刊理念和辦刊宗旨的前提之下進行的。
    我們最近半年來推出的一系列專題,如《香港的大學為什么這么香?》《臺灣招生:看上去很美?》《選三本還是去高職?》《撕掉標簽,90后的高考生態》《綻放2011,千里走高!贰端嚳,他們攜夢前行》《如何選擇影響你一生的專業》《2010大學門檻有多高》等,都是非常貼近中學生需求,同時又具有很好的時效性和實用性的專題。
    我想,人在中學時期,思維活躍,激情四溢,沒有成見的束縛,沒有物質的負擔,沒有世俗的壓力,在這么好的年齡,就應該讀一些似乎不那么“好看”的雜志,看一些“跳一跳才能夠得著”的書,把內心的格局擴大一點。

    龍源期刊網:那么你如何看待雜志的形式與內容的關系?

    計湘婷:所謂“學我者生,像我者亡”,做雜志最怕生硬的模仿,你可以?,耍帥,但必須給足讀者面子。就《求學》而言,所謂“給足讀者面子”,我認為就是我們的內容要很好地呈現出雜志的專業性和權威性,呈現出雜志的個性。讀者不是傻子,如果一本雜志的形式大過內容,下場就是直接去死。
    舉個例子,向讀者介紹大學,形式可以多種多樣。但我們更傾向于從民間的視角,從“小歷史”的角度去解讀某一所或某一類大學。我們認為,與其向讀者羅列大學的官方介紹,不如從人物故事的視角去探討大學是什么,大學精神是什么,大學對人生的影響等主題,通過這些平實的、生動的敘述去展現出大學的本義,用專業的態度去告訴讀者關于報考大學的更多一點、更深入一點、更真實一點的內容。那些華而不實的、形式花哨的“策劃”,是我們堅決杜絕的。

    龍源期刊網:您認為編輯最需要具備的素質是什么?

    計湘婷:要做好編輯,尤其是一本中學生雜志的編輯,心態的調整非常重要。比如,社會新聞的編輯,也許需要嫉惡如仇的心腸,做新聞調查的編輯,也許需要是非分明的眼光,但是做學生雜志的編輯,可能最要緊的還是對作者的寬容、指導以及全程的關照。
    我的一位媒體朋友,曾經做過一組非常棒的圖片特刊。在進行經驗總結的時候他說,在做特刊的過程中,圖片編輯對攝影師的行程和進程了如指掌,而且針對前方出現的各種問題,都提出了有效的解決方法。圖片編輯一直在告訴攝影師,你們單個人看一組題材是扁平的,低端的,而圖片編輯在一開始看這個題材時就是立體的、多維的,他會盡最大的效能去體現每一組圖片在整個報道中的地位和價值。
    我想,做雜志的時候,編輯和作者的關系也應該如此。組織專題報道時,編輯必須出現在相應的各個環節之中。如果編輯在作者的寫稿過程中不跟進,等著作者交稿后再修改,結局往往是:你等著被雷到吧。同時,在整個專題組稿的過程中,編輯還需要做一個策展人,他不僅要懂得合并各個記者的同類項,又要學會釋放出不同作者的文字氣質,以保證專題的質量。
    所以說,編輯不能僅僅把自己看成是編輯,他還需要盤活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好資源,他更像一個項目經理人。

    龍源期刊網:我了解到,《求學》匯聚了大量的名師資源,這些老師為《求學》貢獻哪些力量?

    計湘婷:是的,《求學》正在構建一個龐大的專家資源網絡,我們正不斷尋找有責任感的專家學者為我們的讀者提供專業的意見和觀點?赡芎芏嗳瞬涣私,盡管我們是一本中學生雜志,但雜志的背后是數百位專家智囊團的支持。更為可貴的是,他們常常讓我們深刻地體會到什么是“被認真對待”的感覺。我們曾經向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院長、博導李俠教授約稿,他撰寫稿件的態度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郵件中說:“……遵循您的囑托,終于把小文章寫完,也是頗感費力氣,一直在修改。畢竟這是第一次給中學生朋友寫介紹哲學的文字,尺度不好拿捏,一方面不能太專業了,另一方面又不能太隨意,還要把整個輪廓介紹出來,真是不好掌握火候啊,好在這半個月修改了數回,考慮到中學生朋友正處于浪漫憧憬階段,故把文字適當地做了點文學化的處理,這樣讀起來不至于太干巴!
    在今年第三期的雜志上,我們刊登了一篇香港中文大學周保松教授關于談讀書的文章,有讀者看完后激動不已,給周教授寫了一封信,沒有詳細地址,只寫了“香港中文大學周保松教授收”,輾轉很久才送到周教授手上,這讓周教授和我們都感動不已。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作者對于撰稿的責任感,也可以看出,中學生雜志的用稿要求其實并不比一些大眾類或時政類雜志的用稿要求低。反過來,當我們編輯文章的時候,也必須用負責任的態度去對待這些花費大量心力寫就的作品。


    繼續醞釀文本內容和運營模式的轉型


    龍源期刊網:但有時付出和收獲并不成正比。我們都知道,今天的期刊市場競爭非常激烈,作為一本中學生雜志,在市場化的過程中是否遇到過困難?

    計湘婷:確實如此。今天的《求學》不僅要面對作為紙媒普遍面臨的互聯網的競爭,還要面對走市場與走系統的各類教育期刊的競爭。如何在功利的、多元價值觀交錯的混亂場境中,保持客觀、冷靜、權威而專業的指導性,非常不容易。求學試圖突破這種功利的格局,努力去呈現這本雜志的公信力和話語權,但這種呈現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
    一方面,雜志本身固有的屬性會影響到文本的質量。我們知道,一個月編輯出來的一萬字,和一天編輯出來的一萬字,肯定是不一樣的。但雜志的流程不允許你花費這么多時間去弄這些東西,而卡在某個時間點之前必須把東西趕出來,往往容易造成各個環節“能湊合的就湊合”的局面。要解決好這個問題,唯一的辦法是控制好流程,做好時間管理,打好“提前量”。我們現在的要求是,責編必須提前半年做好全年度的選題策劃,提前一到兩個月約稿,以分鐘為單位,嚴格登記初審交稿時間、發排時間,統計稿件返修率,逐漸把一些“慢慢琢磨”的時間勻出來。這個過程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到最好,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
    另一方面,目前的教育期刊市場競爭特別激烈,給《求學》的發行帶來了巨大的挑戰。與十年前相比,今天的《求學》在新聞空間、媒體形態、人才吸引以及價值觀等方面都不再有明顯優勢,在采編技術上,與其他同類媒體的相對差距也在明顯縮小,而在這些變量中,在其他幾個要素一時尚難有根本變化的情況下,最現實、或者說求學人能夠有所作為的一個變量,即在于采編技術。而采編技術的整體提高,不可一蹴而就,還需要一個慢慢耕耘的過程。
    可以說,這兩個方面是目前我們無可回避,但又必須突破的困難。

    龍源期刊網:從中我能夠理解《求學》的影響力為何能夠高居全國同類期刊之首。

    計湘婷:目前,《求學》在高中生中已經形成了強大的品牌效應,每本《求學》雜志平均擁有超過13位學生讀者的傳閱率,讀者數量超過700萬。
    自從求學雜志短信平臺和新浪微博開通后,我們經常會看到一些讀者“抱怨”的信息:“每天下課后,我都會匆匆地跑到學校的報刊亭去詢問最新的求學到貨沒有”“飯卡里就剩下7塊錢了,咬咬牙還是買了求學”“在我們學校,周末中午一放學大家就沖出教室,不是沖向食堂。而是沖向書攤買求學,去晚了就賣光了!薄T如此類的信息,我們每天都能看到很多。每當看到這些熱情洋溢的來信,我們都非常高興,我們都很享受精心編輯出來的作品被讀者認可的美妙感覺。

    龍源期刊網:您對未來5年的市場前景怎樣預測,有哪些目標?

    計湘婷:《求學》創刊十年來,已衍生出文科版、理科版、高分作文版、考研版四個分版,以及教輔圖書10多種。擁有中國教育資訊門戶網站――“求學網”和姊妹刊《教育界》。我們還成功運作了“高考直通車”、“求學星馳助學金”、“贏在高考巡回演講”、“志愿填報在線咨詢”等具有強大社會影響力的品牌活動,并與中國教育電視臺合作了“春天里的七次聚會”等項目?梢哉f,《求學》形成刊系的道路在今天已經獲得了突破并逐漸成型。
    未來幾年,《求學》將繼續醞釀文本內容和運營模式上的轉型,以實現影響力和發行量的提升。從經驗上看,《求學》辦刊理念的進一步厘清與調整、采編技術的進一步制度化和專業化、刊網互動的深化(包括求學的內容經營與手機報的結合等)以及運營方式的不斷創新可以作為求學品牌新的發展點和《求學》刊系新的利益增長點。
    今天,信息世界的發展節奏更快也更為復雜,但基本的真理不會改變:讀者需要在海量的信息中最有效率地獲得專業而可靠的信息。因此我們認為,《求學》現在是,將來也一定是一份具有時代精神的高考刊物,在傳承大學精神的道義與責任上,在傳播高考的真實資訊上,在提供專業、權威的高考報考指導上,《求學》責無旁貸。

    龍源期刊網:就您個人而言,您在傳媒領域從業多年,最深的體會是什么?

    計湘婷:最近出現在腦海里最多的一個詞是:職業認同感。
    如大家所見,我的職業是編輯,但我更認同“傳媒人”這個概念。簡單地說,傳媒就是傳播。做一個優秀的傳播者比做一個編輯要難得多。什么是傳播?用新聞系朋友的話說,就是“什么都是傳播”。八同事的卦是傳播,對某人不爽豎起中指是傳播,采訪招辦主任也是傳播——關鍵是,傳播有效和或無效之分,有大傳播或小傳播之分。
    如果我們紙媒把傳播職業定位為“編輯”或“記者”,也許很難滿足一部分從業人員的內心期許和職業規劃。向“傳媒人”轉型,說不定更符合一些記者編輯向經營型、管理型或編導型人才過渡的愿望。我的一位瀟湘晨報的記者朋友,跑體育新聞,前兩年去加沙采訪,戰地歸來后名片上打上了“報業集團廣告部副總”的頭銜。我的另一位朋友,當年大學MBA畢業,填報入職志愿時非廣告部不去,如今卻成了地產行業的資深記者。我覺得這很酷,他們在“大傳媒”的職業圈里混得很好。
    當然,對于管理者而言,做傳媒并不容易。今天的《求學》面臨著與許多媒體一樣的問題:80后的價值觀和話語權已經顯現力量,90后的讀者、80后的員工,與過去的傳統價值觀形成了一個斷代。傳統傳媒企業所固守的價值觀在一些具體方面,如待遇、歸屬感、體制建設等,受到了新生力量的挑戰。特別是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生活在一個工作、生活、家庭壓力都普遍巨大的城市,要為他們提供一個良好的物質和精神保障的工作環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后想說的是,無論現實環境如何,今天紙媒的價值已經不是為了“讓讀者獲得資訊”,而是追求有別于網絡文字的“有質量的文字”。 如今的世界,海量信息唾手可得,小小寰球盡在掌握,正因如此,新聞紙仍是易碎品,出版職業化的進程依然長路漫漫,大家一起埋頭努力吧。

    • ·主編訪談搜索

    期刊簡介

    《求學》是中國第一本高考資訊指導雜志。發行量超過60萬冊期,為同類期刊之最。每本《求學》平均有超過13位學生的傳閱率,讀者數量超過700萬。激揚的文字鼓勵考生克服困難,樹立“高考必勝”的信念;精彩詮釋最新最全的大學風貌、實力,生動呈現專業“冷”“熱”百態;專家深度剖析志愿填報方法和技巧同,簡單實用,力助考生圓“大學夢”;全國頂級名校名師精細打磨備考“法寶”,幫助考生快速提高學習成績。

    ...……
    诚信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