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output>
    <t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tt>
  2. <meter id="e27d2"></meter><meter id="e27d2"></meter>

  3. monitor

    讓職場人閃亮一次,他就會記住《職場》

    主持人:姚麗靜

    2011-4-28 龍源期刊網

    王立鵬簡介:現任《中國經營報》常務副主編、《商學院》《職場》雜志主編。1998年加入中國經營報社,曾在《精品購物指南》工作。

    王立鵬微博:http://t.sina.com.cn/lipengwang

    《職場》新動態:2011年以讀者最感興趣也最易接受的“星座”作為切入角度,每月一個星座話題 ,詮釋職場眾生相,借此多一點對自己、對別人、對事件的判斷力和解決力。

    《職場》欄目:資料館(職場前沿資訊解讀)、會客廳(職場榜樣的親密接觸)、辦公室(職場制勝的道與術)、充電班(個人成長的軟實力和硬技能)、茶水間(辦公室里的人際互動和談資),是不是很酷?



    從企業管理到個人管理 ,提供一種需求服務不同的人


    龍源期刊網:從1985年《專業戶經營報》創刊到 1993創辦《精品購物指南》再到2004年《商學院》正式創刊和2006年時尚工作類雜志《職場》問世。這其中的發展過程是否有《中國經營報》一個不斷的思路在里面?有什么內在的聯系?

    王立鵬:中國經營報希望圍繞周報做一些雜志,形成一個產品鏈條。我們從2002年開始著手做雜志《商學院》,《商學院》是做企業管理的,強調用知識解決問題,是給企業的管理者看的一本雜志。

      《職場》是跟《商學院》有關系的。因為在做《商學院》的過程中發現,管理在企業里是兩個方向。一個是做為管理者怎樣去推動變革、推動創新、推動績效;還有一方面就是員工怎么接收到變革的信號。這里面就存在一些思想、觀念、態度等溝通的問題。所以從個人管理的角度我們決定作一本《職場》來解決溝通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來關注呢,《職場》的讀者要比商學院的讀者年輕,讀者群體也更大。我們把畢業工作兩三年、處于事業上升階段、開始關注管理問題或者已經開始手下帶幾個人進行團隊合作這樣的人作為我們的核心讀者。這樣延伸到公司里做HR的人、學校里面做人力資源的老師、以及做人力咨詢的公司都是我們的戰略合作者,他們可以提供一些采訪的話題和實際中的困難。讀者方面向下延伸就是那些面臨就業的學生,這些讀者也是可以培養的,他們會走上工作崗位變成我們的標準讀者,或者他變成管理者,那么我們就為《商學院》培養了讀者。

    有的傳媒集團愿意為同一群人服務他們不同的需求,也有的是提供一種需求服務不同的人。中國經營報傾向于后者,我們都是跟工作、生意、商業有關系,只是你不同階段會考慮不同的問題?傮w思路是從企業管理到個人管理的發展。

    龍源期刊網: 《職場》作為第一本時尚工作類雜志,在競爭激烈的中國雜志市場,以其獨特的辦刊理念成功運作,對媒體界產生深遠影響。這跟中國經營報系列報刊有哪些共同的理念?

    王立鵬:其中一以貫之的理念就是我們的社訓:終生學習、智慧經營、答善社會。貫穿其中的是學習和智慧。我們希望將實踐中總結的知識甚至上升到智慧層面的東西提供給讀者。從1985年創刊到現在都是自己培養人,并貫穿不變的理念。

    龍源期刊網:從您個人角度來講,在2004年之后,連續參與創辦《商學院》《職場》,通過這些嘗試,您認為從媒介本質上講,雜志不同于報紙的特性是什么?

    王立鵬:雜志是專志,雖然形式上它是雜的,興趣是多門類的,但具體到一本雜志它是專的,更堅持更專注,線索是有固定方向的;編輯方針體現的比報紙更強勢,看待事情的方式是不一樣的,雜志更像俱樂部。

    但是這也在變化,新媒體的出現,讀者的行為也在改變,對于媒體來說決策的定位也就不一樣。之前媒體的責任在于當守門人,媒體比讀者通常更早知道一些事;ヂ摼W和搜索引擎的出現,讀者的主動學習的能力在增強,現在已經很少有只能媒體知道讀者不知道的事情了。尤其微博的出現,互聯網越來越像現實生活,此時報紙和雜志的角色跟自媒體不一樣的是我們有編輯方針,價值取向、關注角度,也從一個把關人慢慢變成一個篩選人。服務的形象更突出了,我們要起到一個專業的、專注的篩選人的作用。


    發掘需求,在怎么跟讀者交流的問題上認識不斷深入


    龍源期刊網:《職場》定位為時尚工作類雜志,區別并積極融入財經雜志、時事雜志和軟性的娛樂雜志、時尚雜志,實際操作上怎樣把握這種“區別且積極融入”?

    王立鵬:話題性強,又不能脫離現實生活而存在。這個尺度的拿捏比較難,創刊以來我們有一些不同的變化,在怎么跟讀者交流問題上的認識不斷深入。我們受的教育一直是自己跟自己較勁。學習實際上是兩類,一類是跟記憶答案有關的學習,一類是跟尋找答案有關的學習。后者我們通常叫做研究。我們受教育的過程中大多數受的訓練是跟記憶答案有關的,考試基本是在考匹配的能力;我們很少訓練、研究、探索、面對沒有答案的事情的時候怎么辦、有幾種答案的時候怎么辦、跟別人一起尋找答案的時候怎么辦,工作大多數都是需要摸索和研究的。所以怎么跟人合作,怎么面對困難,怎么想到辦法甚至上升到創新的層面,我們看到了這個需求。

      我們去歸納總結一些職場的話題、規律、技能、技巧、方法,更重要是解決一種思維方式轉變的問題,解決一個交流平臺搭建的問題。我們怎樣讓他認識到有這種需要,如何能達到這個需要,這是我們創刊以來一直摸索的。

    龍源期刊網:我看了《職場》2011年前3期的目錄,標題中諸如:裸辭、升男升女等詞匯,讓人耳目一新,頗有鮮明的語言特色。同時我也注意到在文章和宣傳中出現“囧”“解決力”等詞匯,以及“暫時被拒絕=成功”這樣的標題,作為一個媒體,《職場》怎樣處理語言規范性和創新性之間的矛盾?

    王立鵬:這個要看跟誰溝通,我們也堅守語言文字的規范,我們的目標是跟我們的讀者溝通。但是現在讀者的語境已經在發生變化了,我們作為媒體過度滯后讀者會拋棄我們的,作為一本年輕人的雜志,你不能說年輕人懂的,年輕人說你也不懂,這就出現問題了。那就溝不通了,我們的目標是溝通,如果我們跟自己的讀者都溝不通就不能促成職場人和他們老板的溝通。在這方面我們有一些流行語匯,我們不贊同大用特用,但是我們要讓讀者覺得我們了解這些狀況,我們和他們是同一時代的,我們也同在他們身邊的環境。我們在這個環境中去發掘出他們的一些需求。

    龍源期刊網:《職場》有什么推廣策略嗎?

    王立鵬:《職場》發展比較穩定,06年創刊以來也沒有過多的投入和推廣。今年我們改版也是因為它上升得不夠快,在中國很多事情還是可以快速發展的。個位數的增長是不成功的。

    推廣策略來說,第一還是有好東西,內容還是最重要的。第二是怎么把現有的資源用足。比如通過《職場》特約主編鬧鬧的影響力和她的粉絲,在網上限量簽名售書。第三,我們和海盜船合作,怎么捆綁銷售、星座飾品如何運作。這也是我們推廣的領域。第四還有和門戶網站的職場頻道、星座頻道同時合作,多一個途徑讓讀者看到我們。目的是希望不斷的用各種方式離讀者近一點。媒體不能把日子過得太虛擬,要越來越真實。

    龍源期刊網:比如與龍源期刊網的合作也是出于這樣一個目的吧。那么《職場》之于您本人,在您的工作和生活中是什么位置?

    王立鵬:對個人負責,把每件事都做好。我覺得《職場》可以增長不那么快,但是它一定要有好的口碑,味道要讓大家喜歡。圍繞周報去做一系列的雜志,再從雜志延伸出來一系列其他媒介形態或者功能是我們的戰略。所以每本雜志都是重要的構成部分,任何組成部分的失敗都會影響整體的布局!堵殘觥返囊饬x是輸送讀者給我們的其他報刊。它群眾基礎最大,不用按照身份來界定,可用多種手段方法做多種嘗試,人群大反應快可以給我們提供更多的參考。


    全新改版,以星座特質觀察職場眾生相


    龍源期刊網:從2011年3月開始,雜志已全新改版,以星座特質觀察職場眾生相,每月一個星座,輪回一年。改版后的內容對一些身處邊遠偏僻地區用戶是否實用?

    王立鵬:我們現在做星座,有一個危險就是每個月有一個星座,那不是這個星座的讀者怎么辦。不感興趣星座的人怎么辦,以及實時出現的問題怎么辦。

      現實我們能夠做的,一是盡量少占用他的時間讓他有所收獲,比如我們要求編輯控制單篇文章的篇幅,我們的篇幅控制實際上在讀者那里就是時間管理。二是努力把職場變成讀者和他們周圍朋友圈子的互動的媒介物。在北京上海長沙西安有一些自發性渠道幫我們做這些事情。比如北京有快書包,網上下單一個小時就可以送到你的朋友那里。三是在發行渠道的選擇上盡量離讀者近一點,不要讓讀者費勁去買這本雜志,讀者在哪里出沒我們就用哪個渠道。

    有傳播學者說過,獲得的便利性也是讀者的收獲之一。我們盡量讓讀者少跑路。但是這里面有個悖論,雜志報紙通常都比較便宜,跟制造過程比,價格是便宜的。這么一個低值的東西,我們用讀者最方便的渠道,實際上我們的成本就加大了。取舍選擇的還是很多的。目標和成本,讀者得到的和我們的成本,要有一個平衡。

    龍源期刊網:同一個層面有很多問題可以討論,不過你們選擇了星座為切入點,從而可以框定一些話題。

    王立鵬:好處是解決了跟年輕讀者交流平臺的問題,操作上給自己提供了一個范圍,我們研究星座的特點和關鍵詞,把這些跟職場上的一些話題現象相交集,這樣采訪對象好框定、話題好框定甚至封面的顏色和人物都好框定,每個星座有他的幸運色,每個星座也有特色的代表人物。比如白羊座幸運色是橙色,代表人物是徐靜蕾,每月封面的顏色和人物就有一個相對小的范圍,這樣能解決大家都知道的問題。也就不同于娛樂八卦,我們是把公眾人物還原為人,拉近讀者和名人的關系進行人際互動。

    龍源期刊網:你們的采訪對象大多是哪些人?

    王立鵬:一方面采訪公司里面HR的人,他們負責招人用人,這些人是我們的采訪對象,也有一些HR給我們提供話題和角度。另外一些是在公司里面正獨擋一面的人?偙O、副總裁、CEO、CFO、CMO等等,他們本身在奮斗當中,屬于中層和做一點具體事的高層。他們是我們讀者工作中可以通過努力夠得著的目標。我們叫職場榜樣。如果經常出現的是喬布斯、布什,那么對讀者的幫助不是很大,那是偶像的偶像。

    龍源期刊網:你們更關注思維方式的轉變,讓我想起有期刊研究者認為:期刊核心競爭力是思想穿透力。只有在思想觀念上對讀者有幫助才會贏得讀者。

    王立鵬:這也是我們今年以星座為切入點來改版的原因,星座的好處是跟年輕讀者有一個交流。如果我們直接跟一個人說:晚上8點到12點在做什么決定了未來8年到12年在做什么?赡芩蝗菀捉邮,難以深入思想轉變行動。但是我們從星座入手,說他的星座不夠勤奮,所以他要勤奮一些他更容易接受?梢耘u它的星座別批評他本人。

    星座和人未必完全契合,講星座其實還是在講問題。星座本身解決了交流溝通的問題,《職場》雜志本質上還是一個解決職場問題的雜志、個人管理的雜志。星座起到一個窗戶和鏡子的作用。窗戶是你通過它看到更多的東西,視野廣闊點,鏡子是看到自己,提醒讀者看問題。提供給一些關鍵字和討論話題。


    自我挑戰,面對數字化探索雙通道經營


    龍源期刊網:我發現《職場》從2006年創立之初就與龍源期刊網進行了網絡傳播方面的合作,從2010龍源年度網絡傳播TOP100數據發布中看,網絡閱讀和傳播成績不俗。最近兩年雜志在開心網、微博進行線上的營銷,可見對于新事物的積極參與,您對期刊的數字化轉型有什么思考?

    王立鵬:我們積極地面對數字化新媒體的挑戰。我倒不擔心紙媒的死亡,我擔心的是,我們現有的報紙雜志的感覺、收益、成本和平衡,我們頭腦中是有方法和理念的。但是面對數字化的東西,那個成本結構跟我們是不一樣的。團隊構成、讀者行為反映到我們的生產過程來是不一樣的。我們怎么扳動自己的開關、怎么去學習、去實現是需要摸索的。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紙張、人員、印刷等成本構成,我們將來看到的可能是機器、設備、光纖;我們現在的團隊構成廣告、發行、采編、市場推廣,我們將來可能要有好多的工程師;我們的體驗是基于我們自己傳統媒體的經驗,做數字媒體也需要很多體驗,大小、顏色、頁面設計跟現在是不同的。

    兩種辦法,一種是不得不做的時候,必須轉到數字化,就知道怎么做了,但是這個太被動了。我們希望是在做好傳統媒體業務的同時,也能夠把新業務、新平臺培育好,這兩者怎么學習、切換,拿捏這個雙通道是很困難的。不好辦的就是現在我們平面也很掙錢,也知道將來的趨勢是數字化,怎么平緩過渡,既不影響團隊的激情、收入和企業文化等因素,同時也能做好開發。我們也時刻關注業界一些先進的做法,來進行學習和評估。

    龍源期刊網:在ipad利用方面有嘗試嗎?

    王立鵬:有,跟一些企業合作在做,F在還是簡單平移,雜志看到的什么樣,到IPAD那里還是什么樣,初期的追求是像真的雜志一樣。但我覺得這個肯定是不行的,肯定是個過渡階段。下一個真正有用的該是更集成的,比現有的紙本的容量更大,檢索更方便,閱讀體驗更多樣,文字更少、圖更多,有更多的媒體形式。

      就像當年我們也看好手機報,但是最近兩年訂戶數量在減少,這跟閱讀體驗有關系,初期解決有無問題,給了讀者一個驚喜,但是讀者對我們的要求高過我們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他們總是不滿足,追求更好的體驗,而且這種體驗已經不是我們媒體之間互相比較,而是拿媒體跟為他服務的其他產品來做比較。比如拿報紙和蘋果給我們帶來的互動體驗進行比較。大家都在爭奪讀者的眼球。

    目前ipad的應用還是一種渠道的定位,因為平移不能形成跟傳統媒體完全不同的盈利模式的建立。目前是一種不想落后而進行的嘗試。不指望掙錢,投入也不大,虧損也提不上。就是多一種宣傳推廣的渠道。不是終極的形式,也不是一種新盈利模式的建立。

    龍源期刊網:但是未來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成長為有鮮明特色的雜志需要時間和持續的摸索,《職場》的理想狀態是怎樣的?

    王立鵬:最理想的狀態,《職場》不是一本雜志,而是一個實時互動的社區。讀者隨時有問題有想法能夠在這個社區當中找到和他交流和提供幫助的人。職場當中每天都會發生很多事,有時候我們想跟人傾訴,有時候我們想跟人分享,有時候想討教一些方法。這是不能每個月等著這本雜志出來來解決的。這遠遠不夠。

    龍源期刊網:如果按照這個思路,是否可以說慢慢脫掉雜志的外殼,來用微博、社區等形式運行呢?

    王立鵬:有一個比較穩當的有編輯方針的傳統媒體的存在,對形成這樣的社區是有幫助的,傳統媒體的形態和采訪目標的交流方式,并不妨礙未來目標的實現。甚至對傳統的堅守有助于未來目標的實現。

      雜志的運作不同于新形式媒體的是一種流程和規范,從雜志的角度叫編輯方針,從讀者的角度就是思維方式、信念態度、技能技巧、這是我們的經驗。但是這些東西,如果沒有約束,今天說好明天罵,那就是一個混亂的社區。

      所以要有約束有開放性。開放的是來源和容量的問題,但不是開放價值觀。曾經有人建議我們做點厚黑的東西,我們堅持不做。終極的東西一定要堅守,結果不等于終極價值。職場人在工作當中會遇到困難,但仍然要相信工作帶給你的樂趣。不能為了解決問題走出困境去做違背自己價值觀的事情。當有終極價值判斷的時候,實際上困難對你來講是可以調節的。

    龍源期刊網:非常認同!以前期刊和讀者交流,讀編往來大多通過信件郵寄,如今交流途徑越來越多。關注讀者是我聽您談話一個比較深刻的印象。但是感覺您個人還比較低調。

    王立鵬:我們講知、行、成。有的人做了事情就想別人知道,知道放在前面,有的是有料沒料放在首位。有終極價值的人,看重成的人,做事在過程里面享受快樂。這個過程中情緒是波動的,團隊的人也有激情,大家一起努力去做件有價值的事情就很高興。

    十年看、五年看,讀者中有多少我們的影子。創刊以來,我們積累的一大批對我們口碑很好的讀者。不是從閱讀角度說,而是真正從我們這里學到了一些東西,用到了一些東西,覺得開心。我們希望《職場》變成讀者工作中的一個伙伴或者工具書。讀者覺得踏實,不是擺著而是裝在包里。一句話、一個案例、一個技巧,如果讀者獲得我們設定功能以外的收獲,就是我們的大樂趣。

    讓職場人閃亮一次,他就會記住《職場》。

    • ·主編訪談搜索

    期刊簡介

    《職場》是中國第一本時尚類工作雜志。訴求聰明工作、新鮮學習、樂趣工作的lifestyle。讓找工作的人知道如何找到工作;讓不找工作的人知道如何為自己工作;讓正在工作中的人知道如何工作可以更好;讓不滿意現在工作的人知道如何創造令自己滿意的工作。

    ...……
    诚信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