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output>
    <tt id="e27d2"><button id="e27d2"></button></tt>
  2. <meter id="e27d2"></meter><meter id="e27d2"></meter>

  3. monitor

    強調“一步一個腳印”的 趙立

    主持人:谷力

    2011-1-10 龍源期刊網

      《人物》雜志的辦公室在朝內大街166號,與人民出版社同屬一方建筑,而直到我與趙立簡單寒暄,打開錄音筆前,還不知道《人物》已經被撥到東方出版集團,十幾天后便將“去事業化”。

      2010年148家出版社將完成改制,人民出版社雖然作為四家保留事業體制的出版之一,但《人物》雜志并不屬于被保留之列!耙婚_始有些擔憂,一下到體制外去了,你的‘事業身份’沒有了,但由于從10月份開始,我們就做了一些雜志明年的改變計劃,尤其通過我跟《Vista看天下》還有一些發行、廣告代理方面的接觸,對市場有了一些概念,也就不那么擔心了!蔽覀兊恼勗捑蛷倪@里開始,至少從趙立眼中,看不見憂慮,談到了一些計劃。

      龍源期刊網:明年《人物》就將和其他文史類雜志一樣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您對它們了解程度如何,內容會不會向它們靠攏?

      趙立:很多刊物我們都一直在訂,原來是《南方人物周刊》、《三聯生活周刊》,最近比較多的是《環球人物》、《文史參考》,都會關注。內容這方面,短期內肯定不會靠,因為《人物》還是要利用自己的資源,它和《南方人物周刊》、《環球人物》背靠的資源可能不太一樣,至少明年12期,會比較穩定、統一,比較偏政治、財經,剛性的東西會多一些,不太會做成那種比較動態的東西,只能是對現有的東西進行比較細致的挖掘。我們也不希望失去我們那么多穩定的用戶,這是我們這么多年發展走過的立身之本。

      龍源期刊網:瀏覽《人物》的舊刊發現,08年左右都是白底,人物都是遠景,半身像,特寫很少,后來漸漸地便多了起來,這與上面壓力強度有關系嗎?

      趙立:其實沒有,改變的原因就是原來的刊頭比較小,人物不是特別突出,不是很抓人,改變是和刊頭配合的,刊頭放得特別大,也跟我們換了設計公司有關系。關于體制內的壓力,其實并不像外面人想的那樣,比如人民日報做什么事情都是個表態啊,人民出版社會怎么樣,體制內也沒有那么多限制,你看吳儀我們也上封面了,接下來我們還會做類似級別的領導人,有時候限制是自己給自己一個限制,是自己沒有想到。

      龍源期刊網:對于現在的封面您滿意嗎?明年會做出哪些調整?

      趙立:不是特別滿意吧,大概會調整封面和標題。比如說,像馬寅初這樣的人物大家都不認識,以后我們就會把他放在歷史里,可能不會作為特別推薦放在封面上。但人物也不會選太年輕的,我知道《南方人物周刊》做了幾期特別年輕的娛樂明星的封面,賣得也并不好。我們可能會通過事件、家族,比如馮玉祥家族、李鴻章家族,因為這方面的資源我們特別多,例如很多名人后代。另外我們還有許多歷史學家的作者資源,這些內容,即符合我們雜志的定位,也不能說它不年輕,像人民日報新的文史參考,賣得挺好的,我覺得三四十歲的人應該也會看。

      龍源期刊網:《人物》雜志的受眾人群您大概統計過嗎?

      趙立:嗯,我們統計過,大概是50歲以上,知識群體,中學老師特別多,行政機關的也很多,大學老師,研究人員也比較多,偏向這樣一個群體,男性居多。

      龍源期刊網:《人物》走出體制,向市場化發展,會不會和現有的雜志的受眾,產生沖突?普遍上講《Vista看天下》、《三聯生活周刊》的讀者,已經成為現在消費的主流人群。

      趙立:我覺得不會,第一我們的讀者對雜志特別忠實,很多都已經訂了三十多年。另外我們只會漸漸地把年齡往下調一調,比如30歲到50歲這個階層,也把他吸引過來。我覺得《Vista看天下》(以下簡稱《看天下》)應該是特別年輕的,學生比較多,《三聯生活周刊》就不同,是跟著70后成長起來的,比如那期托爾斯泰的封面,我覺得《看天下》的讀者就不會去看,他們需要的信息量特別的大,《三聯生活周刊》很難說它信息量特別大,但依然非常成功,托爾斯泰那期也很好,所以我們要保留文史這一塊,也是我們讀者最喜歡的,這些東西不能說年輕人不愛看,可能前一段時間我們不太注意標題、小標題,直接把文章放在那,讓讀者直接從頭到尾看完,可能吸引力不夠,這是我們之前的編輯思路沒太注意的。

      龍源期刊網:現在除了文史類雜志,提到歷史事件,都是用它來表述觀點,基本上都不是我們上學時學的歷史。比如淞滬會戰、蔣介石!度宋铩冯m然脫離體制編制,但類似來做,會不會有些不能言盡?

      趙立:不會,真的不像你們想象得那么多。比如第八期我們做的滇緬之戰,大家都會覺得體制內,宣傳正面戰場,宣傳國民黨會有問題,但其實都可以做的,包括蔣介石這些都可以做,我們第11期、12期地圖欄目,連著兩期做的都是蔣介石,講他家鄉的一些事,基本上沒有什么負面的,都是一些家庭親情的,是一個很正面的對蔣介石的報道,上面也沒有要求一定要有負面的。還有陳為人,就是丁冬特別推崇的作家,以前在山西作協,因為不太被體制內所接受,然后出來了,他的文章有些在大家看來是特別敏感的,比如說他寫前蘇聯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為什么被迫流亡國外,索爾仁尼琴他們,這些或許以前會有限制,但我們現在都可以做。

      龍源期刊網:家族這塊兒會是明年的重點嗎?

      趙立:重點之一,不會是全部。比如說,辛亥百年可能大家都要做,就看你怎么做出新意來。我覺得可能也不固定在歷史人物,但要把人物放在事件里,我們要抓熱點事件,然后從事件里抓人物,從人物把這個事件深入進去。比如說,你研究通脹,聯系到美國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我覺得這些東西都可以做,關鍵是這東西需要一個論證。



      龍源期刊網:《人物》現在采編有多少人?年齡結構怎樣?

      趙立:現在加上我,一共才有4個。年齡大概還比較均勻,有一個84年的,這是最年輕的,然后70后兩個,一個50后,只有那個50后是雜志創刊就來了,其他都是后來陸續補充的,大家在一起差不多有4、5年了。

      龍源期刊網:您除了負責大家的日常工作也要負責組稿么?大家的分工情況是怎樣的?按欄目分嗎?

      趙立:嗯,我也負責組稿。分工之前還沒有,因為大家的資源不一樣,只有封面的選題,12期大家輪著來,其他的就是大家有什么想法,然后組稿。我們現在人少,所以基本上是群策群議,有什么問題大家一起商量。但是明年開始就準備分欄目。

      龍源期刊網:我看您這邊有韓三平的稿子,當時為什么沒有想過把他做為封面?

      趙立:可能這就是之前我們和市場化不一樣的地方。韓三平的稿子主要是談他媽媽,我們覺得內容上比較弱,所以就給它放到社會里面,沒想到要把他做封面。其實作者和韓三平也是認識的,很多東西也采訪過,但當時就是沒有這個想法,把它當做了一個小文章。還有像薄熙來那篇,有一個薄熙來的小學同學寫他的,寫他當同學那些事,然后《看天下》拿來,就直接放在第二篇文章,就是時政,名字叫《山西老寇薄熙來前傳》,把它放在特別重要的位置上,我們就把它放在特別后的位置上,因為覺得這些都是些邊邊角角的東西,也沒有把它當做一篇重要的稿子,實際上這篇稿子反響特別大,大連那邊轉載也很多,有的人還給作者寫信,《看天下》這邊反響更大。所以我覺得我們認識是一定要轉變的,原來這些都被我們當成小稿子、小事件,沒意識到人物本身是很重要的。這也給我們明年的計劃提了一個醒。

      龍源期刊網:《人物》雜志好像做學者、政客比較多些,企業家做得很少,您認為現有的商界人物,不符合雜志的定位嗎?

      趙立:這也是我們之前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所有的編輯興趣都比較接近,做文化、文史的比較多,企業家的內容沒有人來關注,所以沒有,不是我們不想做。也有一些一般的企業家,愿意花錢上封面的,我們覺得不符合我們的定位,所以沒有上。明年你要看我們的封面,就會發現有一個較大的改變,雖然我們是文史一家獨大,到時我們可能是文化、財經、時政三大塊。

      龍源期刊網:什么樣的企業家符合《人物》條件?什么樣作者的稿子可以作為封面?

      趙立:其實也沒什么硬性要求,比如他個性很鮮明,管理很突出,比如華為的老總,那種家族式管理。任正非好像上過我們封面,但當時還是比較傳統的寫法,從這個人的出生,到怎樣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寫的經歷比較多,以后封面文章會有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評論和思想性的稿子會多一些,編輯要對這個行業非常的了解,然后作者也不應該是泛泛的,寫故事那樣,至少有一些想法在里面,我們現在也在補充這方面的人手。


      龍源期刊網:現在《人物》雜志的作者大概有多少?

      趙立:大概有三、四十個,比如說有社科院的、媒體的,媒體圈里有《南方周末》的李宏宇、《中國經濟周刊》的遲宇宙,還有張頤武教授,歷史方面來新夏、李冬君寫的東西都比較好,基本上都是學者、作家和媒體。今年第一期我們開了幾個專欄,現在定下來的有北島和肖復興的。我們的作者隊伍其實是相當高質的,就是看我們怎么把封面選題做得比較符合市場。

      龍源期刊網:這些資源是人民出版社提供給您的嗎?

      趙立:是我們自己找來的。

      龍源期刊網:通過約稿的過程,您對《人物》雜志的影響力滿意嗎?

      趙立:肯定不滿意,比如好多時候我們出去采訪,一些作者都說:“嗯,我以前看過,80年代看過!蔽覀80年代影響力確實非常大,基本上有好多人都看,“噢,我知道《人物》雜志,當時上大學的時候,讀了好久,”所以雖然約稿比較容易,但是我們不能躺在這個上面,要向前看。

      龍源期刊網:現在雜志的發行情況怎么樣,零售和訂閱量的比例是?

      趙立:我們現在基本上沒走零售,主要是訂閱。不過最近我們也做了一個實驗,就是在單位旁邊找了幾個報攤,各鋪了30本,結果賣掉了16本,實銷率基本上能達到50%,有點兒超乎我的想象。以前覺得一是封面的狀態不太穩定,二是和市場化也還有些差距。明年我們打算鋪得大一點,每一期看看能賣出多少,然后再請我們的發行代理,廣告代理來運作,我們先要知道市場是什么樣的。以前有限制,我們根本不知道市場是什么樣兒,鋪發行要花那么多錢,要有渠道,我們也會請一些研究媒體的學者來幫我們做分析,比如原新華社新聞研究所所長陸小華和北大傳播學院徐泓副院長。

      龍源期刊網:人民出版社的其他兄弟刊物的渠道情況也是類似嗎?

      趙立:完全類似,我們人民出版社有三家雜志,《新華文摘》《新華月報》都很類似,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文學類的有《新文學史料》、《當代》,好像就《當代》在個別報刊亭可以買到。

      龍源期刊網:機場、學校這些渠道會有計劃嗎?

      趙立:嗯,有計劃,但要明年通過與市場人的接觸,和攤主的接觸,一步一個腳印。我們先要讓出版社的領導有信心,有了信心才能提供給我們最大的資金支持,然后包括你這一年通過內容,對市場的了解,要有一個方案,這一點雖然我們脫離事業編制,但還是和真正的市場化媒體有所區別。

      龍源期刊網:對于資本您怎樣看?

      趙立:資本我并不排斥,因為愿意投資《人物》雜志的人還是挺多的,但人民出版社不愿意接受投資,一是擔心內容會有變化,二是人民出版社本身投資也并不缺錢。而且不愿意接受投資,也是因為領導覺得《人物》是人民出版社唯一可以走市場的雜志,是可以盈利的。


      龍源期刊網:您平時喜歡讀哪些書?

      趙立:我當年看的書就是在工科學生中比較流行的,張愛玲、沈從文比較多,有一段時間我特別迷張恨水、黃仁宇。后來做編輯之后,《光榮與夢想》是我看得比較震撼的,后來就是凌志軍,就是寫《交鋒》《變化》的那個作者,后來他寫了《聯想風云》。還有遲宇宙最早寫的那本《聯想局》,他也是我們的作者,明年在財經這一塊,會聯系得更多。

      龍源期刊網:對于現在的電子化閱讀您會有憂慮嗎?

      趙立:我并不憂慮,我不認為紙媒會存在很久,它也許會成為收藏品,有些人會喜歡,價格會比較高,大部分人可能都在閱讀器上閱讀,但即便是在閱讀器上閱讀,它也是要有編輯部的,也是要有內容提供商的,需要有一個綜合的內容。另外,像《中國國家地理》通過網絡銷售,盈利已經達到了2000萬,我知道龍源在期刊數字化這方面,資源和技術都比較領先,也希望能與你們一直合作下去。

    編后:
      趙立在《人物》雜志已有12年整,但采訪起來并不容易。和許多喜歡過張恨水的女孩一樣,她安靜,甚至有些靦腆。她說自己并沒有圈子,雖然很多朋友也是王小峰、老六那里的?!爸饕遣惶朴诮煌,所以就覺得跟別人坐在一起聊天,有點兒別扭,可能那種狀態有點兒接觸不了!贝髮W畢業以后,趙立從設計印制到編輯,又到了今天的副主編,說其中最大的感觸是,這是一份讓她享受的工作。我覺得這并不是一句套話,因為她說《人物》已經招了新的執行主編,還說,即便以后引入資本,再做回編輯也無所謂,只要雜志的內容不偏。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趙立最常提到的是“一步一個腳印”,閑談時我問她何時結的婚?她說:“挺早的,28歲就結了!

    • ·主編訪談搜索

    期刊簡介

    《人物》創刊于1980年,人民出版社主辦,致力于提供中文世界最好的人物報道。我們有三個要素:當代史、個人、價值觀。

    ...……
    诚信彩